当前位置:

又一村记

1.jpg

又一村记

开门见山,卧榻闻泉,酒舍客栈盈目,兽蹄鸟迹交野,施施然游乐者众。斯属武陵,返璞归真之所矣!

龚家垴,庸都北向二十里。此谓之有,盖因龚氏偶获周王吴三桂藏金,大兴营造之功,显名武陵之盛。故地苍山巍巍,清泉濯濯,石桥盈盈,梓木童童,楼台款款,时曰“又一村”酒舍也。昔者商旅古道,方今游宴同途。

余尝从亲友所往,实乃土家风范。酒旗南北,林木掩映,登堂过巷,近水楼台赫然眼前。凭栏迎风,恰有淙淙泉鸣、翳翳竹影、离离菜畦、朗朗农舍,可闻峰松之涛,可辨白鹤之翼,可守田园之静。荡荡乎质本欲来,龊龊乎形貌尽去:纵非《诗》之“昼尔于茅,宵尔索绹。亟其乘屋,其始播百谷”之累;衔合《诗》之“雨我公田,遂及我私”之境。

往来者言笑相问,各得其所。宜烟茶,宜弈局,宜诗赋,宜慨古吟今,宜对酒酬歌;虽无素琴金经之雅致,可有松间流泉之释然。既为酒舍,摒弃山珍海味之丰,恪守天物滋养之本。酎酒玉杯,肉香泽美,姜嫩鱼肥,薤白韭黄,葱绿椒红,菜蔬顺应四时,甘泉烹煮终岁。举箸把盏,浅尝慢酌,口齿生津,腹肤溢香。且超然于酒食,浑然于物外矣!

适逢掌柜造门言谢,遂问杯中所何来。笑曰:“尚有耄耋之长设炉造酒,取北山洞泉,择南山粳米,伐西山栎木,采东山梳竹。三煮三滤,耗时七七四十九日,始有酎酒焉。”或问“又一村”之所来。再笑曰:“一则重操旧业;一则更张百变。盖自‘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’之语,寄意厘繁突困之际见否极泰来之时也。”

余闻之而心动,心动而气盈,气盈而情生。所谓身困在彼,志困在我。孟子曰:“自暴者,不可与有言也;自弃者,不可与有为也。”向使自强不息者众,自暴自弃者亦众。成汤之于夏桀,武王之于商纣,刘秀之于王莽,陶潜之于阮籍,苏子之于延清。凡此类者,不胜枚举。此长彼消,此消彼长,盖天地之造化,阴阳之使然。

《语》曰:“天道酬勤,地道酬善,人道酬诚,商道酬信,业道酬精。”若火之始燃,欲将燎原;若泉之始达,欲成江海。有感于斯,是为记。

孙飞彪

己亥年七月廿六

来源:红网张家界站

作者:孙飞彪

编辑:王洁

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,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afatpussy.com

相关链接

    频道精选

  • 张家界
  • 重要新闻
  • 经济
  • 乡镇
  • 时政
  • 文化
  • 大发麻将
  • 通知
  • 专题
  • 区县
  • 影像
  • 民生
  • 通讯员频道
  • 投稿专栏
  • 廉政
  • 理论
  • H5新闻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张家界站首页